旌德黄精

2017/12/09

旌德黄精-详情页_01.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2.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3.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4.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5.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6.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7.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8.jpg旌德黄精-详情页_09.jpg

 旌德黄精--救命仙草

旌德黄精作为地方特产,历史悠久,被当地人称为九蒸八晒,蒸晒过后呈黑色,味甜如饴,因此当地人也俗称旌德黄精为“黑宝贝”,长期食用之后,能使人精力旺盛,体格强健。关于旌德黄精,在当地还流传着一些家喻户晓的故事。

丰十年正月二十五日(1860年2月16日),太平军左军主将、侍王李世贤、右军主将、襄王刘官芳及匡王赖文鸿、奉王古隆贤等率大军克泾县。二十八日,赖文鸿率部进驻三溪,二十九日首次攻克旌德县城。二月初一,驻旌部分太平军经翠岭攻入绩溪县城,次晨仍退回旌城。二月初四,部分太平军又开往绩溪,途中在旺川曹氏支祠宿营。太平军占领旌德县城后,吕锦文一面布置各乡团练加紧防守,待命攻城,一面又与汤敏等人亲赴徽州乞求官兵援救。太平军侦悉此情后,乃出兵四乡,分路截击,一一败之。闰三月初三(4月23日),太平军进至十八都。十八都团首任木灼等率团丁拒守于欢喜岭,太平军将士愈攻愈勇,团练渐次不敌,乃退守下观音桥,任木灼等16人被杀。4年前与太平军大战于黄花岭的任廷彬,此时又率团丁赶来增援,交锋中被太平军斩首。同日,太平军进至孙村。孙村团练“屏山局”首领汪庆云率团丁迎击,至张古岭,与太平军大队人马相遇,激战中汪庆云被杀,团丁死者百数十人。太平军乘胜进军庙首。庙首团首吕慰曾闻讯,即率团丁400余人迎战于玉屏山下,杀太平军数十人,吕得胜回村。次日,太平军复至庙首,与吕所率团丁大战于富溪滩,团练溃败,死者数百人。

太平军三个月的屠城让旌德百姓置身血海,非杀即伤、非病即饿,叫苦不堪。不得已,老弱妇孺皆挎篮携篓进山,竹林间、山林下皆见妇人、孩童屈膝弓背,挖取九蒸八晒(黄精)充饥,维持生命。直到闰三月十三日(5月3日),清军总兵江长贵、游击黄朝生率大军攻陷旌德县城,太平军全部撤出旌德,退往泾县。 城中存活的百姓自此将九蒸八晒(黄精)称为“救命仙草”。    

    

QQ图片20171209101621.png

 

 

猴王献黄精救刘奎

皖南事变使得留守皖南(旌德)的干部必须在绝境中求生存,胡明、刘奎自发成立游击队武装。1945年11月4日,胡明、洪琪率领皖南山地中心县委机关,重返黄高峰,在狮子洞下的山腰搭盖山棚。这次重返黄高峰,又是一场叛徒造成的血案致使。重返前一天,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刘奎和郎进新率领两个班的战士,为牵制顽敌局部清剿的兵力,行军来到黄山西面的社屋坑一带活动。为防范敌人抓捕行动,于夜晚转到黄山东面,宿营在新屋坑山上的山棚。

夜深,大家拥挤在地铺上睡着了。刘奎是个睁眼睡觉闭眼打枪的老军人,有人翻身起床的细微躁动惊醒了他,所以当两颗子弹同时朝着他的位置射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欠身躲开。第一枪射出的子弹没有击中刘奎,立即又来了第二轮射击。刘奎敏捷地跃出了山棚,并掏枪回击黑影,黑影仓皇逃离。刘奎腿部中枪,为了其他人的安全,刘奎顾不及伤势,让队友转移,自己在敌人的追赶之下,逃到一个小山洞,进到洞内,洞堂很大,刘奎紧紧掖在内衣口袋里的药粉和打火石还在,他随手抓起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生了一堆火,温暖涌来,人顿时松弛下来。

傍晚时分,一群大小猴子涌进洞来,刘奎才明白,自己坠入了猴子洞。刘奎静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因为他在山区打游击,熟悉猴性,人做什么它也做什么。刘奎一动也不动地躺那,猴王也只好在另一角躺下了,猴子们也都怯怯地在洞边安静躺下来,刘奎这才呼呼睡去。

猴子洞里养伤的刘奎,在洞里昏天黑地地睡了一觉。第二天猴子们都出去采食去了,一只半大的公猴留在洞里陪伴刘奎,还刨了生姜一样的东西(黄精)过来给他吃,刘奎高兴了,猴子通人性呢。从此,这只猴子在洞里就与刘奎寸步不离。

刘奎在这个猴子洞里充任猴王20余天,吃了黄精伤好利索了,刘奎才顺着猴子攀援的崖壁,找到下山的路。

回到部队后战士们都惊喜若狂都追问着刘奎的经历。刘奎说:“这得谢谢一只公猴子的黄精,这些天都是这只猴子拿黄精养着我。”因此,猴王献黄精救刘奎的故事就在当地流传开来。

QQ图片20171209101651.png


返回

友情链接: 旌德博仕达旌德博仕达农业科技宣城激光切割芜湖工作服黄精厂家宣城网络公司宣城做网站